《思想道德修养与法律基础》网站
 
 
 
 
最新文章
· 用生命书写青春的壮丽 07/09
· 药家鑫案件始末 07/09
· 南京政法委书记解读彭 07/09
· 林森浩案件始末 07/09
· 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 07/06
·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 07/06
·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07/06
 
  新闻详细页面
当前位置: 首页>>热点追踪>>正文
 
药家鑫案件始末
2016-07-09 10:39   审核人:

时间:20101020日深夜
地点:西北大学长安校区西围墙
当事人:药家鑫 张妙
事件经过:西安音乐学院大三的学生药家鑫,于20101020日深夜,驾车撞倒张妙后又将其刺了八刀致其死亡,此后驾车逃逸至郭杜十字路口时再次撞伤行人,逃逸时被附近群众抓获。
2011
111日,西安市检察院以故意杀人罪对药家鑫提起了公诉。2011323日,该案件在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审。

案件深度报道

2011217,西安市看守所组织羁押人员举行了一场元宵聚会。犯罪嫌疑人药家鑫弹电子琴和唱歌为他赢得了掌声,但当在场羁押人员得知:就是这个孩子用他弹琴的手,连刺受害者8刀致其死亡时,所有人都投去了异样的目光。

217日下午,在管教民警陪同下,本报记者和药家鑫进行了对话。当时,药家鑫穿着羁押服,光头,没戴眼镜,也没戴手铐、脚镣。

看守所里的元宵节联欢会上,药家鑫表演完走下台来

我跟爸妈说了实话,他们顿时嚎啕痛哭

  记者:你为什么会随身携带刀子?

  药家鑫:一把长约20厘米的尖刀,是我在超市买的,用来切水果的。

  记者:第二次肇事被警方控制后,你并未说实话。

  药家鑫:当晚杀人后,我极度恐慌驾车飞奔,但过了没多久就撞上了一男一女两个行人。我再次驾车逃跑,被附近村民围了起来。直到交警赶到,我才被带上警车。到了交警队,我只交代了第二次撞人的事实,之后车辆就被暂扣了。去年1021日凌晨,我离开交警队,和父母分头赶到高新医院,去探望第二次被撞伤的两个行人,替人家交了5000元医药费。当天凌晨回到家里一直没睡着,21日当天我还去学校上课了。直到23日清晨,我的内心非常煎熬,这才跟我妈说了实话。我爸妈知道后,他们顿时嚎啕痛哭。23日,他们把我送到了公安机关。

我不太和父母沟通自己的生活,我的朋友很少

  记者:你家里的经济情况怎么样?

  药家鑫:不怎么样,父亲复员后,一直没固定职业,母亲2008年下岗,下岗工资只有六七百块,家里没什么积蓄。

  记者:你父母奋斗多年都没有自己的车,你只是一个在校学生,父母为什么要花14万元为你买车?

  药家鑫:我上大一时就学了驾照,由于家教地点最远的到了三原县,而且上课时间很多是在夜间,为了我的安全,我父母给我买了这辆车。

记者:谈一谈你所受的家庭教育。

  药家鑫:我爸对我这个独生子要求非常严厉,不允许我出错,要求我凡事做到超过别人甚至尽善尽美。我妈就是个普通的母亲,对我非常疼爱。我从四岁开始学钢琴,之后成长中的生活模子,都是父母为我设计好了的。学校、家庭、家教地点,中间由车辆连成三点一线的单调生活。我不太和父母沟通自己的生活,我的朋友很少,也没有人愿意和我交朋友,因此我的内心世界一直是封闭的。

  记者:进看守所之后和父母见过面没?

  药家鑫:一次都没见过。刚进来时,心里非常恐惧,整日以泪洗面,也非常懊悔。想和爸爸妈妈说话,想找个依靠的对象,但已经不现实了。管教民警多次劝解我,并鼓励我给父母写信,我就写了三封。每次父母都回信了,在信里,他们劝我调整心态,坦然担起自己的责任,配合司法机关调查。

  记者:你和你父母的道歉信,我们都看到了。

  药家鑫:要说写道歉信,我觉得是很无力很苍白的。但是,我确实有无限的愧疚,对于受害者及其家属。

我确实有些自闭和内向,但是我不自私。

  记者:进来之后,干了些什么?

  药家鑫:刚进来后,什么都不想干,就是害怕、后悔。管教民警给我做了不少工作。又让我爸妈给我送来了钢琴专业的相关书籍,只有将自己弄得非常困乏时才能睡着。最近这段时间,爸妈又给我送来了日语教材,我正在自学日语。

  记者:想给同龄大学生说些什么?

  药家鑫:我由于自己的唐突和社会经验的欠缺,做了后悔一生的事。我劝解我的同龄人,珍惜别人的生命,也珍爱自己的人生。希望所有的人都多多学习法律知识,学习社会常识,遇事多向大人请教,不要以想当然的思维处置。

  记者:你能预料到的法律后果会有哪些?

  药家鑫:我也略微知道些法律常识,知道自己的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,而且情节非常恶劣,我想自己罪已至死,可能没有第二种刑罚来处置了。要说希望的话,我只希望通过自己的忏悔,加上我父母的积极赔偿,能获得受害人家属的谅解。至少能让死者的儿子生活得好一些。

  记者:你最要好的朋友对你的评价为八个字:自闭、自私、叛逆、极端。你是否认可?你如何对自己做评价?

  药家鑫:仔细一想,我确实有些自闭和内向,但是我不自私。叛逆和极端,这些都是相对而言的。我认为自己并不是很极端和很叛逆。

  记者:想对爸爸妈妈说些什么?

  药家鑫:我真的很对不起他们,他们倾注毕生心血培养我成才,我毁了受害者的家庭,同时毁了自己,更毁了我父母一生的期望……

20101020

  案发

去年1020日晚11点多,我开车去大学城见朋友,返回西安的路上,我低头换光碟时感觉车身颤了一下,我停下车,透过车灯发现,车前有一辆电动自行车。下车后,发现一个女的躺在地上,距离我的车只有两三米,并且抬起头正在记车号。我当时特别慌乱,想着要是被撞者落下终身残疾,她会缠我一辈子。一看周围没有目击者,所以,我一时鬼迷心窍,掏出随身携带的尖刀,将她杀死了……之后,我开车逃离现场。没多久又撞了两个人,想再驾车逃跑时,被附近居民围在现场,后来就被警察抓了。”——药家鑫自述

20101023

  投案

  药家鑫被父母带到公安机关投案,药家鑫交代杀人的犯罪事实。

20101125

  批捕

  经长安检察机关批准,药家鑫被依法逮捕。

323日上午930

  一审开庭

  在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公开审理。

  一审323日上午930分开庭,省内外20多家媒体云集西安中院

  药家鑫父母将不出庭旁听

  药家鑫故意杀人一案,323日上午930分,将在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公开审理。西安市人民检察院将以故意杀人罪,对原西安音乐学院大三学生、被告人药家鑫提起公诉。

  该案引起新华社、央视、东方卫视、北京青年报在内省内外20多家媒体关注。

  中院拒绝所有摄影记者进入审判区域拍照。据了解,药家鑫案件的审判地点设在中院大法庭,该法庭正常能容纳的旁听人数在500人。今日,将有400名在校大学生旁听此案。在旁听席就座的,还有受害人张妙的亲属、被告人药家鑫的亲属等。

  昨晚7时,药家鑫的辩护律师路刚称,迫于外界舆论压力太大,药家鑫父母今日将不出庭旁听,将委托亲戚到庭旁听。

朋友眼中的药家鑫

  他的性格极端叛逆多疑

药家鑫故意杀人的行为,要从他性格上做深层思考。去年122日,药家鑫通过网络认识、无话不谈的朋友阿郎(化名)这样对记者说。

  外公奖他1万元,他用5000做美容

刚听到这一消息,我也觉得很不可思议。阿郎说,药家鑫是家中独子,父亲对他非常严厉,母亲对他宠溺有加。由于药家鑫从小到大学习成绩都很好,只要他想要什么东西,母亲都会满足他。但父母对他有一个非常严厉的要求:那就是不许在外面玩得太晚,放学或带完家教后按时回家。药家鑫几乎没有朋友,他一直将自己封闭起来,不愿与人沟通和交往。

20076月,药家鑫考上西安音乐学院,他的外公给他奖励了1万元钱,他拿出其中的5000元钱,在医院做了整形手术:割双眼皮、嘴角拉细。他又拿出另外5000元钱,买了一部很新潮的手机。尽善尽美是他父亲一直以来的要求,到后来也就成了家鑫生活的习惯。阿郎说。

  他不懂得处理生活中的冲突和矛盾

  药家鑫曾数次对阿郎透露,父亲要求他做一些他根本不喜欢做的事,药家鑫非常反感,但又不敢提出异议。

  阿郎说,药家鑫曾经有很重的网瘾,由于过度上网,学习成绩及钢琴弹奏水平一度下滑。被父母知道后,父亲将他打了一顿,从此药家鑫身上的零花钱受到了限制。但这却引起了他更大程度的反叛。刚上大一时,药家鑫为了给朋友(阿郎称即自己)买生日礼物,将学校新发的书籍除主要课程外都卖成了废纸,卖了一百余元钱,拿出70元买了一个玩具,拿出30元请朋友吃了顿饭。

  阿郎说,他总结的药家鑫的性格就是:极端、叛逆、多疑。他的生活环境太狭窄了,以至于他没机会接触社会。缺乏社会经验,也是他对受害者痛下杀手的根源。他不懂得如何处理生活中的冲突和矛盾。

  药家鑫捅死人后,今年225日晚,在双方律师协调下,药家鑫的父母向死者张妙的父亲张平选下跪道歉。随后记者采访了药家鑫的父母。他(药家鑫)的行为把我的心都撕碎了。这是药家鑫母亲魏某见到记者时说的第一句话。

  听到儿子杀人父母不相信自己的耳朵

  记者:外界传闻你家家境殷实,是这样吗?

  魏某:那些都是假的。家鑫的父亲来自农村,上世纪80年代考上军校,毕业后参加工作,在单位从事科研工作,2003年退伍后一直在外替人干着零工。我是一个普通工人,2008年下岗,如今退休工资也只有七八百元。

  记者:药家鑫故意杀人是在20101020日晚,你们是什么时候知道的?

  魏某:20101020日晚1130分,我接到家鑫同学的电话,称家鑫驾车撞人了,被交警队暂扣了车辆。我一听特别着急,就电话通知家鑫的父亲。我们夫妻俩和家鑫分头赶到高新医院。当晚,替一男一女两个被撞伤者支付了5000元医药费。21日凌晨才回到家。天亮后,家鑫去上课了。22日上午,西安市公安局长安分局打来电话,让家鑫赶去配合调查。民警当时问,就在药家鑫撞人当晚,西北大学南校区附近还有一起车祸,民警问家鑫有没有印象,并询问了他当晚的行车轨迹。家鑫当天并未承认,直到23日家鑫给我说了实话,我们夫妻俩一下子就蒙了,赶紧将他送到公安机关。

  记者:药家鑫做出这种事,你们想说些什么?

  魏某:家鑫从小到大,我们夫妻俩对他要求都特别严格。他也很听话。我当时听到这个消息,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。但是,他确实做了……

药家鑫四岁时父母为他购买钢琴

  记者:我想听听你们对药家鑫的家庭教育。

  魏某:家鑫他爸是从农村出来的,也是通过学习跃过龙门的,我和家鑫他爸就一直希望儿子能成龙。家鑫四岁时,我们就给他买了钢琴,那时是1993年,同时我们还给他雇请了点对点(一个老师带一个学生)的音乐老师进行辅导,一节课120元。

  记者:你们对待药家鑫是一边倒的严厉,还是一味的宠爱,还是有其他方式?

  魏某:家鑫他爸对待儿子非常非常严厉,凡事都教育他做到最好——这也是作为父母应有的心境。家鑫从小有什么委屈都给我说。作为母亲,我只有护着他,尽量满足他的各种要求。

  记者:包括买车吗?

  魏某:那是因为家鑫经常夜间出门带家教,地方很远,我们怕他在路上不安全,便拿出家里的10万元,又借了4万元,给他买了这辆车。现在回想起来,这辆车买早了。

  记者:药家鑫的朋友对药家鑫性格的描述是:自私、自闭、叛逆、极端。你怎么看?

  魏某:现在的独生子都会以自我为中心,说他自私我不反对,包括他故意杀人的行为,都是极端不负责任的。他太自私了,以自己想当然的行为,害了人家性命,毁掉了两个家庭,更带走了我们夫妻所有的念想。自闭说的是他性格内向。叛逆,有一点。至于极端吧,我倒不认为,因为家鑫在家里表现得比较听话。

  儿子杀人后父母蜗居租住房四处筹钱

  记者:此事经媒体报道后,我们曾去过你家里,当时铁门紧锁,你们是有意回避吗?

  魏某:肯定么,出了这么丢人的事,我们担心单位同事知道,也担心媒体找到我们。因此,我们夫妻俩先在亲戚家住了一段时间,后来干脆在外面租了一处房。晚上以泪洗面,白天四处筹钱。

  事发当天,我们就想登门致歉。但道歉是需要拿钱的,这个案件的民事赔偿部分已远远超出我们夫妻的承受范围,其余的钱全是借来的。再者,我们得给自己留一些尊严,要是被媒体曝光,那么我们以后出门找工作都成了问题……

记者:你认为就此事而言,民事赔偿部分和刑事部分是不是有关?

  魏某:药家鑫犯了杀人罪,法律该怎么判他,我们不能干涉。但作为他的父母,我们对受害者及其家属,也是很愧疚的。这些钱是我们该赔偿的。但说句自私的话,家鑫也是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儿肉呀,我当然希望能多借些钱,多赔些钱给受害者家属,以尽量争取家鑫活下来的机会。

  记者:那现在筹借了多少,距离受害者家属要求还差多少?

  魏某:我们能筹借近30万元,距离受害方律师推算的58万还有很大差距。我们的房子是部分产权房,要不然我们早把房子卖掉了。

  记者:对于受害人及其家属想说些什么?

  魏某:由于我们家庭教育的失职,教育出这个不肖子,害了受害人的命,也给受害者家属带来无限的伤痛。对于这些,我们只能说非常愧疚。虽然道歉的话在这里显得很无力,但我们还得说,我们也曾通过媒体发表了道歉信。我们现在能做的,就是尽最大努力向受害者家属做最多的经济补偿。

  记者:现在总结一下,你们对于教育药家鑫有哪些失误的地方?

  魏某:我们不该这么早给他买车,不该长期疏忽他的内心世界。对于他的极端、叛逆,我们疏忽了,没有及时发现、有效引导……这些是我们的失职。

  药某:这个不肖子,他光着身子来到世上,却以残忍的行为毁了受害方,也掏空了我们夫妻俩的生命。养不教,父之过。我们夫妻俩向受害者及其家属以及社会公众道歉了。

225晚,与张平选的见面结束后,药某和魏某眼角挂着泪痕,相互搀扶着消失在长安区街头的夜幕中。

作者:谭家宝

关闭窗口
 
 
 
 
 网站地图 | 返回首页 | 联系我们 

Copyright 2008 思想道德修养与法律基础. All rights reserved

2008 © 韩山师范学院思政部 [版权所有]   管理入口   

Email:szb@koa.hstc.edu.cn